8年前因辭職而登上報紙的阿裏“微笑哥”,現在怎麼樣了?

2020-04-01 18:16:14  阅读 071355 次 评论 0 条

小保安離職引Ҙ裏集體懷念

2012年5月,阿裏巴巴有一名員工離職了,作為一家當時擁有幾萬名員工的超級公司,阿裏每天有人離職是一䱯再平Ů不過的事,不過,這個人的離職居然成為新聞,杭州多家報紙都對此作了報道!

在阿裏集團內部論壇上,他的離職甚至引發了阿裏員工的集體懷念,祝福他的貼子很快就蓋了上百層,這麼廣泛的參與度,隻去年馬老師退休後引發的熱度可以與之相提並論。

那麼,這名離職員工是阿裏高管嗎?或者是像高曉鬆那樣的阿裏明星員工?

都不是,人家隻一枚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保安!

那麼,問題來了,一名小保安,為什麼他的離職會牽動全體阿裏人的心,並引引阿裏的集體懷念?

因為當事人可能並不想過度曝光,我們暫且稱這名前阿裏的保安為小羅。

小羅是江西九江人,他2011年2月到杭州時,年紀其實也不小了:26歲,再過幾年就到了而立之年了。

小羅到杭州後,原先找到的工作是到另外一家公司做事,但是命運卻在這時不經意中開了一個小差,最後他鬼使神差地到了阿裏巴巴安保部門工作。

幾個月後,小羅突然紅了!

他紅的方式很特別:他堅持每天早上6點站就站在阿裏濱江園區的大門口,帶著燦爛的笑容,露出16顆雪白的牙齒,向每一位進入園區的同事說:“同學,早上好!”

可能因為馬雲之前當過老師,阿裏同事之間在相互稱呼時,都習慣以“同學”相稱。

而在當時的阿裏濱江園區,一共有7000多名“同學”,加上作為全中國的標杆企業,每天前來阿裏園區參觀的外地“同學”絡繹不絕,算上進出時的雙向問候,這樣一算下來,保守估計的話,小羅一天最少要喊上萬次的“同學,早上好!”

可能有人沒有意識到每天上萬次的問好是多大的工作量,這樣說吧,我們來做一個簡單的類比:一台手機在出廠前要做各種測試,其中有一個打開測試,往極限斻算,如果一台手機的使用壽命為10年,這10年中平均每天打開手機的次數為10次,總打開數為1萬次!

小羅的一位同學說,自己早上執勤時很少有喝水的習慣,但是小羅每天早上最少要喝下3杯水,有時甚至是5杯水!

為什麼?問好的次數太多了,中間問得喉嚨都幹了,必須不定時補充一些水分!

正是因為每天總是微笑著向同事們問好,“微笑哥”後來就成為小羅的代稱,最後,幾乎整個杭州的人都知道了這個稱呼。

堅持改變自己是很難的,

但是萬一真的改變了呢?

沒有人知道,每天都露出16顆牙齒向自己的同事問好對“微笑哥”有多難,因為“微笑哥”其實一直以來都是一個性ҝŮ內向的人。

就像說相聲的郭德綱,上了台口吐蓮花妙語連珠,私底下卻個從來不出去酬,安靜到每天都蹲在他那座博物館一樣大的書房裏整理相聲史的“無趣”的人。

小羅說,他第一次嚐試著主動問候同事時,緊張到完全說不出來。

但是他覺得,自己沒有什麼學曆,初中畢業,身上也沒有一技之長,如果還不做出改變,自己這一生怕是沒有什麼活頭了。

阿裏培訓中對他的職業要求也告訴他,作為改變的第一步,他必須學會開口和陌生人溝通。

當然,即使他真的做出了改變,每天都滿臉笑容地問候大家,他得到的回報也可能很微小,有時甚讓他沮喪:比如說,有的人你都問候到他臉上了,人家鼻子都不帶哼一下!

一般人遇〙種情況,很快就把這種“挫折”作為自己不再堅持下去的借口了:我都這麼努力了,你還對我愛理不理,我也隻能消極對待了。

小羅沒有這樣做,他還是每天早上露出牙齒跟每一個進出的同事問好,到了後來,因為他的堅持,越來越多的同事都用微笑和“早上好”回應他。

因為堅持做到每天微笑問好這䱯小事,小羅在阿裏集團越來越有名,幾乎成為阿裏浙江園區的一個標誌。

2012年5月10日,這是一年一度的“阿裏日”,這一天,400多對新人在阿裏園區舉行了集體婚禮,婚禮現場除了“鐵娘子”彭蕾作為證婚人,“微笑哥”還被邀請作為嘉賓上台獻。

晚會結束後,剛剛學會發微博的“微笑哥”一連發了4條微博,真誠地表達了對新人滿滿的祝福。

8年前辭職的“微笑哥”,現在怎麼樣了?

不過,在參加完同事婚禮的20多天後,傳來“微笑哥”離職的消息。

在離職前,他和每一個認識的同學打電話告別,和知道他離職消息前來問候的同事合影留念,臉上帶著標誌性的笑容。

因為這時“微笑哥”已經很出名了,他離職的消息也成了新聞,當地多家報紙都對此進行了報道。

微博上,很多人對他的離職感到突然,有的同學留言說:你第一次和我說早上好時,我都不好意思回複,後來我也和你說早上好,感覺一天心情都很愉快。

還有的同學說,最近來上班,總覺得哪裏不對勁,後來一想,原來少了一個“微笑哥”。

對於為什麼要離職,小羅也說得很直白:我想留在杭州,但隻做保安很難安身立命,我26歲了,還沒有女朋友,我要去做銷售,我將把在阿裏學會的東西用來重新改變自己。

從此,這個世界多了一個剛入行的銷售人員,少了一個微笑的保安。